0913-7161777 [email protected]

2013—2019年我國農藥登記情況和特點分析

發布日期:2020-05-29     作者: maikeluo     來源: 中國農藥工業協會       分享到:

        2019年,隨著新修訂《農藥管理條例》的貫徹實施,農藥風險管理進一步強化,綠色發展理念不斷深入,低風險農藥及生物源農藥品種穩步上升。農藥登記是農藥產品進入市場的重要關口,因而登記農藥產品結構的變化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農藥產業發展的趨勢和現狀。本文總結和分析了2019年度及近年農藥登記基本情況和主要特點,供讀者參考。

    登記總體情況

    截至2019年12月31日,我國在有效登記狀態的農藥有效成分達到710個,登記產品41271個,其中大田用農藥38721個,衛生用農藥2550個,生產企業1 941家(其中境外企業120家)。自2013年至2019年,雖然農藥登記數量的年均增長率為5.61%(圖1),但2019年與2018年同比卻降低了0.59%。

 

 

圖1  2013—2019年每年農藥登記總量


     2019年是近年取得農藥登記數量最少的一年,只登記了294個產品,其中大田用農藥264個、衛生用農藥30個。2019年度與2018年度新登記數量同比減少了93.5%(圖2),主要與實施《條例》和配套規章提高登記門檻有關,還可能受環保、安全生產及農藥生產許可證的頒發等政策限制,造成農藥企業轉行、兼并重組等,影響了企業產品登記。

 

 

圖2  2013—2019年每年度新增農藥登記數量


        登記特點分析

        三大類農藥趨于平均

        從農藥的用途類別看,雖然每年殺蟲劑登記數量一直處在領先地位,但它與當年農藥登記總量的比值在持續下降(年均下降率4.76%),而除草劑和殺菌劑的比值在緩慢上升(年均增長率分別為2.60%和1.50%),此情況與發達國家基本類似。 
        2016年起,殺蟲劑(包括衛生用農藥)登記數量與本年度新增農藥登記數量的比值改變了原來處于領先地位的局面,并逐年降低。2017年起除草劑的比值穩居第一(7年的年均增長率為2.55%),其余二者緊跟其后(圖3)。當前,殺蟲劑、殺菌劑和除草劑三大類農藥登記數量與本年度新增農藥登記數量的比值趨向顯著平均(圖4),反映出我國正在朝著多種類農藥方向發展。

 

 

圖3  三大類農藥登記數量與本年度新增登記數量比值

 

圖4  2019年各類農藥登記數量與新增登記數量比值


       2013—2019年,前6年每年衛生用農藥登記數量與本年度新增登記數量的比值在明顯下滑(圖5),但2019年該比值大幅升高,比2013年還高了1.48個百分點,一方面是2019年度新增農藥登記數量銳減,由于衛生用農藥在農藥登記總量中占比少,其比值受登記數量影響較大;另一方面也可能是衛生用農藥的登記資料要求和評審原則相對其他類農藥要求偏低,登記相對容易。目前,衛生用農藥登記總量在2,500個左右。

 

圖5  衛生用農藥登記數量與本年度新增農藥登記數量比值


       2019年全球農藥市場中非農用農藥產品銷售額約78億美元(以2億元/年的速度增長),每年銷售額占農藥總銷售額的10%~12%。我國暫沒非農用農藥定義,一般認為除了衛生用農藥,還包括草坪、觀賞花卉、林業和非耕地等用藥。這類產品相對成本低、風險小、產品附加值高,市場有上升空間,境外、農用和其他領域企業的加入,促進了非農用農藥產品的增長。

     生物源農藥增長顯著

     在2017年實施的《農藥登記資料要求》(以下簡稱《要求》)中,沒有明確生物源農藥或生物農藥的定義,但按照來源將農藥分為化學農藥、生物化學農藥、微生物農藥、植物源農藥,其中后面3類屬于生物源農藥。農用抗生素是通過微生物發酵生產的,也屬于生物源農藥,但在登記資料要求方面基本等同于化學農藥。農業農村部在對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第6733號建議的答復(農辦議[2019]243號)中指出,生物農藥主要包括生物化學農藥、微生物農藥和植物源農藥,農用抗生素不包括在內。

     截止2019年12月31日,在有效登記狀態的生物農藥的有效成分有121個,產品1,655個(此統計數據未包括農用抗生素和天敵)。近5年來生物農藥有效成分和產品的年均增長率分別為9.88%和9.46%(圖6;圖7),顯示我國生物農藥登記數量在穩步增加,生物農藥正在蓬勃發展。

 

圖6  2015—2019年各類生物農藥有效成分登記數量

圖7  2015—2019年各類生物農藥產品登記數量


       近7年,每年生物新農藥與本年度新農藥登記品種數量的比值趨于起伏上升態勢,年均增長率為35.8%,2017年度生物新農藥首次超過化學新農藥登記數量(圖8)。另外,新登記農藥品種中,原藥/母藥與制劑同時登記的情形逐漸增多,同時登記的與本年度新農藥登記品種的比值波動上升,7年來其比值的年均增長率為4.22%,2019年的比值達到81.0%(圖9)。這與FAO/WHO用于保護植物和公共衛生的生物農藥登記指南要求相似。

 

 

圖8  2013—2019年生物新農藥與新農藥登記數量比值

圖9  原藥/母藥與制劑同時登記新農藥與新農藥登記數量比值


       我國在政策上,將逐步建立登記綠色通道,加快生物農藥登記和產業化進程,落實減免增值稅和對使用生物農藥的補貼政策;在技術上,已制定了100多項生物農藥相關標準,國際上有FAO/WHO生物農藥產品質量標準5項和微生物農藥規范指南7項;另外,根據《要求》微生物農藥不同菌株按不同有效成分對待,其有效成分登記數量也會隨之有所增長,這都將促進生物農藥的加速起航。據國際生物防治行業協會(BioProtection Global,BPG)總裁的推測,2019年全球生物防治產品銷售額將超過40億美元,與2018年同比將顯著增長60%。近期生物農藥可能會出現上升趨勢。

     微毒/低毒農藥持續增加

     從農藥毒性級別看,近年登記的農藥產品結構在悄然改變,每年微毒/低毒農藥登記數量與當年農藥登記總量的比值在穩步上升,從2013年的78.3%上升到2019年的84.6%,年均增長率為1.30%(圖10),相應每年的中等毒、高毒和劇毒農藥登記數量與當年農藥登記總量的比值在逐漸下降。

 

圖10  微毒/低毒農藥登記數量與當年登記總量比值


        每年微毒/低毒農藥新增登記數量與本年度新增登記數量的比值持續7年保持在90%及以上(年平均值為93.4%)。在7年來每年新農藥登記中,微毒/低毒農藥數量與本年度新農藥登記數量比值的年均值為96.6%,其中有3年達到了100%(圖11)。以上體現了我國登記的高毒農藥數量在快速遞減,低毒農藥在顯著增加。隨著《條例》和配套規章的實施,將會加快對高毒、高風險農藥的替代和管理,確保農藥產品的安全性,推進農業綠色發展。

圖11  微毒/低毒新農藥登記數量與本年度新農藥登記數量比值


        劑型優化趨勢明顯

    近年來,我國登記農藥環保型劑型的數量在快速上升,劑型優化趨勢明顯,降低了對人畜和環境的影響。從登記各主要劑型產品數量看,雖然乳油登記數量一直最多,但它與當年產品登記總量的比值卻一直呈下滑態勢,年均下降率為9.14%;可濕性粉劑比值的年均下降率為7.01%;而懸浮劑、水分散粒劑和可分散油懸浮劑的比值在持續上升,年均增長率分別為5.83%、3.61%和14.5%(圖12)。

 


注:EC乳油、WP可濕性粉劑、SC懸浮劑、WG水分散粒劑、OD可分散油懸浮劑

圖12  各主要劑型登記數量與當年產品登記總量比值


      需要關注的是,每年各主要劑型登記數量與本年度新增產品登記數量的比值變化差異較大(圖13),其中懸浮劑的比值上升最快,年均增長率為5.89%,自2013年起就已名列前茅;可分散油懸浮劑的比值增長顯著,年均增長率為22.6%;水分散粒劑和乳油的比值下降平緩,年均下降率分別為9.50%和8.23%;可濕性粉劑的比值明顯下滑,其年均下降率為24.1%。

 


注:EC乳油、WP可濕性粉劑、SC懸浮劑、WG水分散粒劑、OD可分散油懸浮劑

圖13  各主要劑型登記數量與本年度新增產品登記數量比值


        每年登記的新農藥中環境友好劑型的種類在增多,除懸浮劑、懸浮種衣劑、微囊懸浮劑等大宗劑型外,還有揮散芯等新型劑型。
     我國農藥制造水平穩步提高

     新《條例》鼓勵和支持研制、生產、使用安全、高效、經濟的農藥,為低風險農藥發展創造了良好機遇。在此形勢下我國的制造和研發農藥及專利產品隨之增多,7年來,國內企業登記的新農藥數量與本年度新農藥登記品種數量的比值的年均值為64.4%,2018年該比值高達81.8%(圖14),這標志著我國農藥的制造和研發水平在穩步提高。

 


圖14  國內企業登記的新農藥與本年度新農藥登記品種數量比值

       而境外企業登記的新農藥多具有作用機制新穎、與現有農藥無交互抗性、低殘留或對環境影響小等特點,在農藥領域中具有一定引領作用。

   隨著新農藥的增加,高效、低風險農藥將在市場中逐步改進品種結構,成為農藥發展主流。


北京快三走势图1定牛